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双色球开奖号码查询
理想化移情的臨床樣態及其應對策略
作者: 姜啟壯 / 354次閱讀 時間: 2019年5月30日
來源: 新浪博客 標簽: 姜啟壯 科胡特 克萊因 理想化 理想化移情
www.b52e.com心理學空間網

理想化移情的臨床樣態及其應對策略
K7LgWJ:f&?0姜啟壯

0]%FZ#j n A5u0

心理學空間,qR b1a6Np+[Z7g@

'J9u;b-T&k]4_)Y0【內容提要】理想化移情是精神分析的臨床實踐中非常普遍的現象,本文通過克萊因科胡特理論模型來闡述理想化移情的內在心理動力,并結合筆者的臨床經驗嘗試探討分析家在臨床工作中應如何識別分析者的理想化移情,以及如何做出恰當的臨床干預推動分析的進程。心理學空間zFS~Wx^Y]V8S

心理學空間4[.m5o&Q+ypU

【關鍵詞】理想化移情  理想化   心理學空間P~X CT+Q%GM

心理學空間'x`!Id'PMl c

在精神分析或動力學心理治療的臨床工作中,分析者(analysand)所表現出的各種理想化移情(idealization transference)是一種極為常見的臨床現象。所謂“理想化”(idealization),是指“一種精神過程,經由這一精神過程,客體的品質和價值被抬升到完美的程度”。而理想化移情則是指在治療關系中,分析者有意識或者無意識的將全部的權力、美好、完美、控制等品質或價值歸之于分析關系中的某一方或雙方,同時依從于這一理想化的角色,往往伴隨著對另一方的負面感受(脆弱、無助、依賴等)。筆者在臨床中發現分析者表現出的理想化移情既有可能促進分析關系的建立,并推動分析進程,但也有可能破壞分析關系或阻礙分析進程。本文將結合筆者的臨床經驗,嘗試探討分析家在臨床工作中應如何識別分析者的理想化移情,以及如何做出恰當的臨床干預才能更好地推動分析的進程。心理學空間TsW:V2d O+^ n1F A

心理學空間1XvX1bT ~ r

一、兩種理論模型:克萊因與科胡特心理學空間f'W5o @,l#a*Z

%mQ3B+v7S7{)CA%`K b0理想化本身是防御機制的一種,其發生與人格形成和發展的早期有密切的關系,也是許多國外精神分析家關注和討論的一個重要主題。其中,梅蘭妮—克萊因(Melanie Klein)和海因茨·科胡特(Heinz Kuhot)分別對理想化的發生機制提出了他們的理論假設,并發展成最有影響力的兩種理論模型。具體來講,克萊因和科胡特分別沿襲了弗洛伊德關于理想化發生機制的兩種理論假設。首先,弗洛伊德從驅力(drive)投注的角度解釋了理想化的發生機制。他注意到理想化來自于目標受限的力比多投注,它既可以體現為幼兒對自己性對象的過度評價(overvaluation,over-estimation)——這個過程中的理想化來自于兒童對母親溫柔的情感,也可以表現為一種自戀現象,即力比多對自我的投注導致自戀力比多多于客觀力比多。其次,弗洛伊德也從攻擊性(aggression)的角度解釋了理想化的發生,即理想化源于攻擊性以及攻擊后的內疚感。弗洛伊德在討論宗教起源以及俄狄浦斯沖突的解決等問題的時候都潛在地討論了孩子對父親理想化的需要。弗洛伊德認為,在孩子對父親的認同、內化過程中,包含了對好父親的內化和認同,以及為了處理對父親的恨、競爭而發展出的對父親的理想化。弗洛伊德在討論亂倫禁忌的起源時,假設了原始部落中兒子們殺死父親后有強烈的內疚感,為了消除這種內疚,兒子們將父親視為神并給予圖騰崇拜,所以,這里的理想化其實是源于攻擊以及攻擊后的內疚感。下面將簡要介紹克萊因和科胡特是如何分別繼承和發展了弗洛伊德理想化發生機制的兩條線索。心理學空間s}tz^9h7V*a{#FJC

*o F.W%PH0克萊因:理想化與攻擊性沖動心理學空間%jA~v3C Yx1B

7fRzg lx0克萊因繼承了弗洛伊德關于理想化和攻擊性有關的這一線索,但他將理想化的發生置于生命的最早期,并指出理想化作為原初自我(primary ego)所使用的原初防御機制源于應對迫害焦慮的需要。克萊因認為,嬰兒通過理想化母親的好乳頭這一部分客體來防御被內在的攻擊性沖動所投射的壞客體--乳頭,以避免在心理內部感受到迫害的焦慮。在1946年的“關于某些分裂機制的說明”一文中,克萊因對理想化的心理機制作了如下闡述:“理想化源自于客體的分裂,乳房好的方面被擴大以防衛被迫性的乳房帶來的恐懼。理想化是迫害恐懼的必然結果,它源自于指向無限制的滿足的沖動欲望,并以此創造了一個永不枯竭的,豐富的乳房形象--理想的乳房。”當嬰兒對外部客體的理想化無法實現時,或者由于過強的迫害焦慮使其理想化的客體轉化為迫害性的客體時,嬰兒就會將沖動內投,轉而對部分自己(part of the self)予以理想化。

/][email protected]x!?)aT'N0

d-~|a3}+GKYH0簡言之,克萊因認為理想化的本質是對攻擊性沖動的掩藏,并常常和投射(projection)、分裂(splitting)、貶低(devaluation)等防御機制聯合使用。所以當面對臨床工作者中分析者的理想化移情時,克萊因學派提倡綜合移情的線索,通過解釋手段著重分析此時此地分析者所隱藏的指向分析家的嫉妒(envy)·怨恨,競爭等各種攻擊性沖動,以幫助分析者從其理想化的防御中走出,并面對真實的無意識欲望。心理學空間i~f ^&Kx [email protected]

C(? ~wo3W"iJ0科胡特:理想化與自戀性滿足心理學空間0R7oZb[7pi

lCn~r*Fg0與克萊因不同,科胡特則關注到了弗洛伊德關于理想化與自戀相關的理論線索。但與弗洛伊德不同的是,科胡特沒有從力比多投注這樣一個角度去理解原發性自戀,而是認為每個個體在其生命最早期就處于一種原發性自戀(primary narcissism)的狀態,這個原發性自戀和極樂、完美、創造性、力量等有關,是這一切的最初來源。但是,這個原發性自戀不可避免地會在接受教養的過程中受到一些損害,于是嬰兒會通過兩種不同的方式來實現這樣一種古老的自戀:一種是夸大化的自體(grandiose self),一種是理想化父母(idealizing parents)。隨后,這種夸大化的自體有可能逐漸發展為成人自我(adult ego),而理想化的父母有可能會被內化為超我的一部分。但如果這個發展并不順利,那么這個嬰兒這一夸大的自體就會以一種沒有改變的原始方式存在那里,并不斷試圖實現它。在科胡特看來,所謂自戀性人格障礙患者就是在生命早期遭遇到自體發展的挫折,而在成年后通過夸大的自體或者理想化外部客體的病態方式不斷試圖修復曾經的原發性自戀。

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